谭宗明 原文人设总结

马个

_如果星星會說話:

老公。干爹。Daddy。我亲爱的。心肝儿。上我【


路过酱能吃吗:



已经在LOF上看过很多小赵医生的总结了,于是就在欢乐颂开播前重新把谭总出现的所有片段过了一遍,摘了个些片段下来。




原文中的谭宗明只是一个安迪故事线的配角,有适当推动安迪线剧情的作用。出场多,但是很分散片段也很琐碎,而且越往后露面越少。在原文中谭宗明并没有具体的感情线(虽然有一个几乎没露脸也没什么戏份的女盆友),和安迪是可以交心的密友,下面节选中大部分都是与安迪的对话。









生活之道 - 懂得享乐放松,七情六欲,但是遇正事也很认真、懂事理。




 







谭宗明了解这个过去的搭档总是在遇到压力遇到烦躁时用喝水深呼吸控制情绪,但今天他劝解道:“七情六欲发作一下并无不可,现在又不是工作时间。”




老谭道:“你根本没必要把那些有的没的放心上,你不放心上,你不说,谁知道。”




“也好,逻辑解决不了的生活,逻辑混乱反而一往无前。过日子还是糊涂点儿的好。但我还是提醒你,别低估自己,别以为你是谁的包袱。实际是谁得到你谁幸运。”




“你还是继续冷静吧。”谭宗明想了好一会儿,又道:“别为难自己,实在不行就逃避,没什么大不了。




安迪继续装傻面对大伙儿七嘴八舌的反对,心里回想以前老谭反反复复对她的教育。刚工作的时候她完全不讲婉转,她读书时的天才头脑也让导师们纵容她的直来直去,老谭不得不手把手教育她,有些事虽然有理但是政治不正确,政治不正确的底线千万不能碰,但你可以创造荒唐话题触犯别人的权利,让大伙儿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而不知不觉地将可能导致政治不正确的坎儿跳过去。












背景 - 五个字, 不愧是总裁。




 







现场手机拍得两辆豪车车牌,当即彩信发给刚刚在77吧分手的朋友鉴定。很快,回电就到,“都是谭宗明的车子。但谭总新宠据说是一辆红色法拉利,我还没见过真身。你在哪里看到?”




“我住的小区楼下,对,就是我现在住的破小区。别我问,我没比你知道更多。哎,谭总是干什么的?”




“大鳄,离你我都很遥远的大鳄,背景人士。”




她的朋友告诉她,跟谭宗明做事的人,不是很有背景就是能力超强




(安迪)“咦,你已经到手Panamera?换给我,现在这辆小白太高调。”




(老谭)“妹妹,看看巴上的turbo好不好,我的车哪辆不是高调的?存心想拐我新车,好歹编个好点儿的理由。”




老谭家里车子比我家鞋子多,我在美国时候开保时捷,他以为我来这儿也开,给了辆GT2。想不到我在这儿一下交了这几个朋友,跑车装不下,就把他的新车抢了,那车痴差点跟我翻脸。













设定 - 暖男,暖男,大暖男,重说三。虽然是总裁却不带霸道人设。对关心的人、友人没有控制欲,但是有很强的保护欲。可靠,并且非常有自知之明。原作里老谭的温柔基本上都给了好友安迪,随便截印象比较深的几段。顺便一说原作里似乎并没有谭宗明踹门、揍魏总那一幕,只有“恳请你离开她”这一句话




 







老谭吃饭应酬回家,见安迪住的客房还亮着灯,就过去敲门。“安迪,开门让我看看你脸色。”




安迪乖乖打开门,“在做事。别打扰我。”“早点休息,你这两天都没睡好。”老谭看看安迪挺平静,便放心了。




“这几天都没好好做事,欠了一屁股工作债。唉,要是打字速度能赶上脑子运转速度就好了。你去睡吧。"




老谭现任女友站在边上看着,完全不能理解这两个人的关系。但,不敢问。老谭只是看似和蔼而已。




回去,安迪整了一车行李,飞奔老谭家求投靠。反正不管老谭在不在,她投靠定了。




 于是,老谭又被安迪折腾了一夜。老谭的女友郁闷得吐血。




谭宗明笑嘻嘻地走了。走到门口,先截了包奕凡,肉麻地拥抱起腻了几下,才握手道别。




(安慰安迪)“不会。”谭宗明斩钉截铁地回答。“老天已经让你正常到今天,不会再索取你的明天。”




“可……我妈……后来发的疯。”




“你不会。你在纽约那种花花世界里理智至今,会一直理智下去。不像当年你妈是单纯农村少女,见识少,容易激动。”




“不能侥幸。老谭,我要立遗嘱。”




“胡说!”




“不能心存侥幸,不能,不能……还有不能结婚,不能祸害别人,不能生孩子,不能遗祸下一代,最好到我这儿断子绝孙,绝了这种基因。”




“胡说,不许再说,沉默。




有牢靠的谭宗明在,而且有谭宗明点头确认,安迪这才相信了。




“等等。我跟魏先生说几句啊。”谭宗明摆手请奇点走远一点儿,才道:“安迪很脆弱,而您对她的影响太大,十年来前所未有。这种影响很容易走向很不良的一面。我恳请您离开她。为她好,也为您自身着想。




(安迪)我已经习惯远远躲开普通人,不在人群中表现特殊。可越躲越特殊,那时候老谭还在美国,他有天去看我,见我在院子里与一只捧着花生准备埋起来的松鼠瞪着眼睛对峙,最终松鼠受不了我的无聊,索性将花生吃了,恨恨而走。老谭担心我,逼我搬家到市区。可那是豪华公寓,进进出出几乎见不到人,连松鼠都没了。




(安迪)“完美。包总,什么时候你们公司招聘,我应聘做前台接待吧,可以每天花痴你。”




(包奕凡)“你们谭总会追杀我……”




她看了会儿,轻轻走出卧室,关上门,才敢深深地呼吸,抚平刚才的惊吓。而手机里不出所料有好几只短信和来电,她看到奇点有好几个电话,还有谭宗明的来电,谭宗明让她无论什么时候看到短信都立刻回话。




老谭已经听包奕凡三言两语介绍过情况,等进了安迪的家门,他果断拿出两只杯子,各倒一杯酒,“边喝边说,今晚我陪着你。”




老谭不禁一笑,“刚才还装得挺彪悍的,蛮好。我最先担心死了,怕你情绪失控。




老谭是最可信的人。











感情 - 颜控,不找同行,为倾心的人扔钱不心疼。虽然原文并没有具体挖掘谭总的感情生活,还是可以看得出来他其实是一个私下感情比较细腻的人。




 







(安迪)“统计数据表明,老谭喜欢的美女类型不是我这种。尤其是对老谭这种中年男,统计数据往往比嘴巴更可靠。”




(老谭说到安迪)“我曾在工作中吃尽安迪苦头,记忆犹新。脑筋太好的女同行很可怕,只可友,不可妻。




你今天究竟什么事,中饭吃完扔下大事就溜?美女?毫无疑问!”




谭宗明哈哈一笑:“当然。朋友的私家庄园有聚会。”




安迪一笑,见怪不怪。她的行业里,男人大多这样。她看不出那些嫩模小明星有什么区别,当然无法想象那些人为什么追求不息。




老谭无言以对,老谭自己的缺陷是减不下去的肥,因此见到非常心仪美眉的时候,他总是心虚地大手大脚砸钱。




(老谭)“一般遇到感情问题,心里刀扎似的时候,不管男女,都会流泪。











蜜汁萌点 - 甘党,嗜咖啡因,大肥猫属性,特可爱




 







谭宗明不去打扰,耐心等候在小会议室,切桌上的一只蛋糕吃。看来整个楼层的人都被安迪那只中心机房一般的大脑卷裹着运行,竟然没人顾及小会议室里的美味蛋糕。谭宗明如同品味蛋糕一样地品评眼前的工作场面,以前他总奇怪安迪那机械般冰冷规则的大脑何以在工作中有强大赌性与疯狂决策,似乎很矛盾。




“嚯,我要去看。”刚从战场下来,安迪语速飞快,“偷吃蛋糕之后记得擦掉嘴角罪证。”她赶紧从办公室拿风衣裹上,赶去地库看新车。




安迪到办公室时,看到谭宗明已喝着一壶咖啡等候。谭宗明咖啡瘾大,寻常的美式咖啡在他眼里淡而无味,他只喝高压做出来的意式浓缩,而且一喝就是六人份。因此他从来很识相地跟人说,来一壶咖啡,而不是来一杯咖啡。去咖啡店则是一次性要六杯浓缩,合计一壶。




谭宗明好整以暇地窝在沙发上笑道:“有咖啡吗?这两天被你们两个整死了,早上没咖啡简直没法活命。”




谭宗明拐到安迪的办公室,未进门便看见一只纸箱糊出来的捐款箱,他估计是给刘斯萌捐款用,忍不住捧起来摇了摇。











 最重(要)的用来压轴




 







谭宗明一听,胖身躯立马腾空,“嗖”地窜了出去。




老谭无言以对,老谭自己的缺陷是减不下去的肥




2202里面传出的问题直口快的邱莹莹问樊胜美:“樊姐,安迪这事,与昨晚那胖男人在2201过夜有关吗?”    




“我不知道。”    关雎尔的声音,“可是只有我们三个看见胖男人,谁跟魏总说的?安迪自己?”




尤其是樊胜美想想早上从安迪家走出来的肥胖中年男,再看看眼前的魏渭,想不通安迪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感觉搜胖字一小半的时候都在形容老谭...









评论
热度(826)
  1. 清酒一谭°路过酱能吃吗 转载了此文字
    码住

© 流石 | Powered by LOFTER